意外,也说不定是一场注定的“谋杀”

图片 10

意外,也说不定是一场注定的“谋杀”

相信大家上周都被《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失手坠亡》的消息刷屏了,事故的发生着实令人心痛。

  原标题:“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坠亡:本来将商定婚期,此前曾被好友救过两次

  原标题:极限高空运动挑战者吴咏宁之死

一个月前@极限—咏宁在各大视频网站上的更新戛然而止。

  11月8日起,吴咏宁的微博永久停更。

  在吴咏宁的微博简介上,他写下了自己的目标:“无任何保护挑战全世界高楼大厦”。凭借着多年的武术功底和缜密的心思,吴咏宁自信不会出任何问题。

上周五,他的女友通过微博证实了咏宁去世的消息,有记者从长沙警方证实,死亡原因系从高楼顶层附属物上坠亡。

  他自称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从2017年2月起发布各种高空挑战的视频。其视频十分危险,在高楼边缘玩平衡车、扒着楼顶做引体向上……

图片 1吴咏宁攀爬上海宝安大厦。图片来自吴咏宁微博

更可悲的是,当天下午意外发生,直到次日凌晨他的遗体才被发现。

  “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我什么时候残疾了、动不了了、死了,就不玩了。”
他曾说。

  站在摩天大楼的最顶端,将一座城市踩在脚下,感受几百米高空的阳光、空气与温度,车流与行人如砂砾般渺小,悉数收纳眼底。

图片 2

  吴咏宁的女友向红星新闻证实,11月8日他在长沙一次极限挑战中失手坠亡。

  这是极限运动“爬楼党”们钟爱的视角,他们有人爱好摄影,在制高点获得完美取景;有人尝试挑战高难度高风险动作,从中获得快感与自我价值实现。

在国内,爱好极限运动的人很多,只有咏宁自称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按照他生前所说:“极限运动在国内,玩这个的人实在太多了,但我一定是玩的最狠的那一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

  小众圈子“爬楼党”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吴咏宁此前的危险视频被大量转发。

  26岁的湖南小伙吴咏宁属于后者。他曾在10个月的时间里,前往重庆、长沙、武汉、宁波、上海多地,攀爬从100米到468米高度不等的建筑高楼,留下301段极限挑战视频。

在某些视频平台上,他对自己的标注也是“国内无任何保护极限挑战第一人,挑战世界高楼大厦”。

  “高空极限运动没有禁区。他是在做超过他能力的事。”
吴咏宁的好友告诉红星新闻。

  视频快速蹿红,视频合作平台与广告业务也纷至沓来,这无形中激励着他进行难度更大的挑战。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中国极限运动高空挑战第一人。

其实从他发第一条高空挑战视频时,就有观众在下方留言区评论:“如果有一天,你不发视频了,我希望你是收手了,而不是失手了”。

图片 3吴咏宁极限运动视频截图

  从默默无闻的横店群演,成为收获百万粉丝的极限运动者。在外漂泊数年,吴咏宁终于有能力给爸爸妈妈置办衣服、鞋子、换一部手机。如果不出意外,他将会在11月10号返回武汉,拿着八万块彩礼钱,和女朋友一家商定办喜事的日子。

这也是评论区留言最多的内容,其中还包括让咏宁增加保护措施、放弃这种拿生命博取眼球的高空挑战等等充满温情的劝说评论。

  女友次日才从警方获悉他坠亡

  2017年11月8日,吴咏宁在极限运动过程中,于湖南长沙天心区高263米、62层大楼楼顶附属物坠落至楼顶平台,离世。

网友的建议,咏宁都看到了,可依旧在安全和刺激的两端游走。

  两人本来上月要商定婚期, “唯一哭闹的就是他的爱好”

图片 4吴咏宁生前发布的最后一段视频截图。

视频里的他一脸云淡风轻,视频外的观众却常常为他的安全揪心。

  如果不是11月8日的意外,吴咏宁会在11月10日到武汉和女友金金汇合,商定婚期。

  坠落

因为同样爱好高空挑战,童虎和咏宁因缘结识成为兄弟。

  9月份两人在网上认识,随即相恋。金金说两个人从没吵过架,吴咏宁做什么事都会带着自己,两人感情很好,两家也同意婚事。

  11月4日中午,武汉站,26岁的吴咏宁和22岁的女友金金(化名)话别。

据童虎回忆,在和咏宁合作的一个月里,他们差不多5天拍两次视频,但咏宁“从来不带保护措施,动作特别危险,我多次劝过,但他不听。”

  金金唯一会向吴咏宁哭闹的就是他的爱好——高空极限挑战。“我经常跟他说如果结婚有家庭了我很不安心,两方父母都会担心。”金金说,“这个时候他就不理我。”

  吴咏宁此行的目的地是家乡湖南长沙,回家是为了准备和金金的婚事。按计划,他将会在11月10号返回武汉,拿着八万块彩礼钱,和金金一家商定办喜事的日子。

“后来他有点过头,老是做超过自己能力的事,劝不住他,就没有再和他一起(高空)挑战”。

图片 5金金的微信朋友圈首页。 手机截图

  意外发生了。

有句谚语,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11月8日,早上8点多两人聊完之后,吴咏宁就再没有回复。晚上7点多,金金的电话吴咏宁不接,微信不回。虽说两天后就见面,但金金还是担心,便从武汉赶往长沙寻找男友。

  11月8日下午,金金突然和吴咏宁失联。她疯狂地给吴咏宁打电话、发信息,直到晚上都没人接,其他的亲朋好友也不知他的去向。这一晚,金金辗转难眠,隔几分钟就拿起枕边的手机,看有没有回复。

对于爱好运动的人,我们没人能评判某项运动存在的对错。对于像高空挑战这类极限运动,同样也是很多人的一项爱好。

  期间,他给吴咏宁在社交软件上的朋友发信息询问男友动向,但大家都表示不知道。

  第二天一早,忧心忡忡的金金决定赶往长沙。一到长沙,她就开始联系当地的各个派出所——因为吴咏宁热衷于高空极限挑战运动,金金想男友很可能因违规攀爬建筑物被警方拘留了。

图片 6

  9日,金金才从警方处获悉,男友在8号下午1点左右失手坠亡。她是第一个得知此事的亲友。

  很快,位于天心区的坡子街派出所有了回音,说他们这边好像有一个叫吴咏宁的人。金金急忙赶到派出所,等待她的是一具冰凉的尸体和一个鼓囊囊的背包。

对于极限运动爱好者而言,“爬楼”的本身,就是对于自由的向往,对自身能力的挑战。

  而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据长沙天心公安分局介绍,吴咏宁具体死亡时间为11月8日下午,系从顶楼附属物坠到顶楼楼顶导致死亡。

  据长沙市天心公安分局发布的通报显示,11月9日6时50分,天心公安分局坡子街派出所接到报警称,辖区某大楼楼顶发现一名男子死亡。经证实,事发地点为天心区华远·华中心大楼(以下简称“华远”),男子从楼顶附属物坠落至楼顶平台。天心公安分局开展了调查处置工作,综合现场勘查、走访调查、调阅监控和法医检验等情况,证实死者是吴某某(男,26岁,湖南宁乡人)。推测死亡时间在11月8日下午,死亡原因系高坠身亡,排除他杀。

对于咏宁博人眼球的“爬楼”,可以说已经超过了运动的性质。

  而吴咏宁的母亲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才知道儿子在尝试高空极限挑战。

  一位负责勘查现场的民警在知乎上透露了更多细节。吴咏宁的尸体是被玻璃工发现的,他从楼顶的装饰玻璃墙墙顶掉落到了顶楼平台,两者距离14米左右。坠落当时,吴咏宁并未死亡,“是从掉下来的角落爬到一出门口坐着死了。”

极限运动也是运动,可以锻炼身体,或是放飞自我、释放压力,但无需做到要拿生命开玩笑去博取眼球!

  据金金透露,吴咏宁是独生子,他家中家庭条件不是很好,“我已经下定决心和咏宁一起打拼,照顾他的家人。”
金金说,从吴咏宁出事到现在一个月过去,金金一直陪在吴咏宁母亲身边,每天睡同一张床。网传吴咏宁拍极限运动的视频是为母亲治病赚钱,金金称并不知情。在金金的陪伴下,吴咏宁母亲身体“还好”,“也会露出笑脸”。

  玻璃墙墙顶,还摆着吴咏宁的背包和绳子。对着他坠落处的一个支架上,本来摆着他的手机,看样子是准备自拍,后来被玻璃工碰掉摔坏了。

曾有一网友评论让我印象深刻:“每次你的视频更新我都没有点进去看,我知道画面一定很刺激,但也很危险,我不希望你哪天发生了意外,因为那也不是意外,只要你继续,你就是像在自杀!希望没有那一天。”

  曾在多个电视剧中担任群演

  “大楼上楼顶需要多道门刷卡,只有几个人有权限,不知道他怎么上去的。”这位民警说。

对于不幸的咏宁,很多曾经劝解他的网友评论他的意外是“no zuo no
die”,意外已发生,无事于补。

  10个月前发第一条高楼极限运动视频,后“难度一次比一次大”

  吴咏宁坠亡的华远国际中心高达263米,共62层。据媒体报道,写字楼电梯只能上到44层,君悦酒店的电梯才能上到61层,要搭乘这部电梯,必须要出示房卡或工作人员的工作证,顶层还有安保人员把守。

可着实更令人可悲的是,这场意外更像一场“谋杀”,一场挑战者和观看者共同策划的“谋杀”。

  吴咏宁之前做过武行。他的微博@极限-咏宁
开始更新于2013年,那时他在横店做群演,微博名字叫“演员吴咏宁”。据他的微博,可以看出他在《新雪豹》《神雕侠侣》《欢喜县令》等电视剧中扮演过群演,且在《新雪豹》中饰演过3个角色。

  金金能大致猜到吴咏宁是怎么上去的,“电梯到40多层没有了,他单靠自己的力气爬上去的,爬了将近20层。”

在进行“爬楼”之前,咏宁曾在横店做群演和武行,直到今年年初,咏宁发布了第一条高空挑战视频。

图片 7吴咏宁微博。 微博截图

图片 8吴咏宁在张家界挑战高空运动。

出人意料的是,视频收获到了130多元的打赏,和一众网友的赞叹和惊讶。

  在他2013年的微博中,他也抱怨过生活,并能看出他想挣钱的心愿。有两次,吴咏宁还在微博里缅怀他过世的父亲。

  从群众演员到极限咏宁

自此,他开始经常上传“爬楼”视频,每次都有不少网友打赏,点赞并转发,甚至有网友介绍更高的建筑希望他能去挑战。

  2017年,吴咏宁开始在一视频软件发小视频,但反响寥寥。2017年2月10日,吴咏宁发了第一条关于高楼极限运动的视频,即在10楼边缘玩儿平衡车,并打上“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字样。这条视频下面显示获取打赏130多元,还有很多网友的赞叹和惊讶。

  爬楼是极限运动的一种,在极限运动里的名字是“Rooftopping”。参加Rooftopping的人在国内被称为爬楼党,最早指的是摄影爱好者,他们为了想要的拍摄角度而爬上高楼,在制高点获得完美的取景。发展之后,出现一部分以尝试高难度、高风险的动作为乐的人,他们往往有图为证,展示登顶俯视一切的惊险。

这不禁让我想起看过的一部电影《玩命直播》,电影中讲的是一款真人大冒险的直播游戏席卷纽约城,游戏参与者要么当观众要么当挑战者。

  自此,吴咏宁便开始经常上传高楼极限运动视频,且高度一次比一次高,动作难度一次比一次大,挑战也越来越频繁。他的微博名字也从“演员吴咏宁”改为“极限-咏宁”。

  10个月时间里,吴咏宁发布了301段极限挑战视频,将从100米到468米的高楼一一踩在脚下,曾练过武术和跑步的吴咏宁,梦想是成为“国内极限高空运动挑战第一人”。

观看者付费决定玩家去挑战各种冒险游戏,挑战者一旦开始接受任务,中途则无法退出。

  最后更新的视频中,吴咏宁在高楼外侧扒着楼顶边缘做引体向上,并有单手动作。

  有此志向前,他只是一名默默无闻的群众演员,参演《神雕侠侣》、《新雪豹》等多部影视剧,但几乎没有人能记住他的表演。

图片 9

  好友此前救过他两次

  那时,他也常玩微博和短视频软件,网名“演员吴咏宁”。平日里发得最多的是自编自演的搞笑段子,和“秒喝菜籽油”、“鼻子吸烟”之类的“绝活儿”,皆反响平平,粉丝寥寥。

影片最让我难忘的就是,观众让身为挑战者的男女主角拿枪杀掉对方,这也是他们最后的任务,完成的一方将拿到所有金钱奖励。

  “我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每次看见他动作,我都看不下去”

  2014年1月,在拍摄电视剧《新雪豹》期间,吴咏宁在微博上发表了九张拍戏时的照片,从中可以看出,他在剧中分别饰演了医生、八路军、日本皇军三个角色。

对于人性的挑战,男女主角想放弃,可手机后面的观众却在隔着屏幕嘶吼:“开枪,杀掉他/她!”

  在吴咏宁出事后,另一个高空挑战爱好者巴克说:“我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因为有粉丝打赏之类的。”

  同时,他还附上了一段对自己的评价:“人生有大起大落!为什么至今我还落着呢?我想拼一把,可我已不知道从何拼起!演戏演技烂,我不是专业的,我没学过表演。既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我不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点什么东西,我觉得我对不起我的生命!”

仔细想想,咏宁各个平台收获的上万的粉丝,和电影里躲在手机屏幕后操控杀人的观众,又有多少区别?

  童虎也是高楼极限运动爱好者。童虎告诉红星新闻,他与吴咏宁9月相识并一同开始进行高楼挑战。一开始童虎便被吴咏宁危险的动作吓到,“每次看见他动作,我都看不下去。”童虎说。

  今年2月,吴咏宁第一次上传了高空极限挑战的视频。在一栋大楼的十层楼顶,身型瘦小的他双脚踏着一辆白色平衡车,谨慎缓慢地在楼顶边缘滑行,身子微微向室内一侧倾斜。

有人说,电脑屏幕就是匿名网友最大的保护伞。

  童虎还救过吴咏宁两次。童虎称在吴咏宁做动作时会摇头,他明白这个意思是体力将要耗尽,童虎就会救他,拉他上来。

  部分网友在视频下发布了“牛逼”、“666”、“艺高人胆大”、“鼓励你”等评论,可更多人表达出了害怕和担忧,纷纷劝阻他不要再玩了。一位网友说:“太危险了,看着都害怕”,吴咏宁只回复了两个字:“呵呵。”

在我看来,对于从事高空挑战的咏宁,最不幸的,或许是有如此多粉丝鼓励他、支持他,拿金钱打赏,教唆他去向更高、更危险的建筑挑战。

图片 10吴咏宁极限运动视频截图

  这次表演,为吴咏宁带来了131.6元的收入,而他发布其他视频所收到的打赏很少超过10块钱。

对于“爬楼”这类高危的极限运动是否合法,我们不多加以评论。

  童虎也告诫过吴咏宁动作不要太危险。但他的我行我素让童虎感到害怕,“如果他真的掉下,我怎么对待他家里人?”经历了两次救人,童虎考虑再三,离开了吴咏宁。

  从那以后,他便把网名改成了“极限-咏宁”,高楼凌空成为他新的人生价值实现方式。

在道德上,我只想说,身在屏幕后观众的我们,可以没有应和,也请不要去鼓励。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