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云村口马路产生根本交通事故 七旬老前辈被撞身亡

图片 2

晓云村口马路产生根本交通事故 七旬老前辈被撞身亡

2月2日晚上,马良线发生大拥堵,在晓云村路段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名老人在事故中受伤经抢救无效身亡。

图片 1
图片 2

11月30日凌晨1点40多分,县城天荒坪路与大康路岔口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事故导致两人受伤,事发后肇事司机迅速逃离现场,七八个小时后,肇事者投案自首。

当晚19时19分,县交警大队接到报警后立即安排交警赶赴现场处警。经交警现场勘查和调查,事发时肇事司机吴某沿马良线从天子湖向递铺方向行驶,副驾驶室还有一名乘员,途经晓云村路段时,与一名横穿马路的74岁老人程某发生碰撞,事故导致程某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昨天,记者从县交警大队获悉,今年上半年,我县共有170多人被交警部门吊销机动车驾驶证并限制申领,其中因醉驾等原因5年内不得申领的有150人,同时还有3人被“终生禁驾”。那么这3人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被“终生禁驾”?哪些行为又会被“终生禁驾”呢?

交警提供的监控视频显示:当时路面车辆稀少,一辆轿车从天荒坪路与大康路岔口快速驶过,这时一辆电动车慢慢驶近岔口。这时,监控画面上出现一辆快速倒车的轿车,时速大约60公里,不料,倒车的轿车与电动车发生了碰撞,导致电动车上两人倒地受伤。随后,轿车驾驶室和副驾驶室下来两名男子,稍微查看了一下受伤的人员后,驾驶员朝大康路方向快速逃离,留下副驾驶室的男子在现场。

据当地村民称,事发后很多村民上前围观,肇事司机下车后没一会就不见人影,疑似逃跑。

这是一起悲惨的交通事故,事发在2016年10月的一个雨夜,事故导致多人伤亡。

“我们接到警情后,立即赶赴事故现场,两名受伤的人员及时被送往医院救治,其中一人重伤。”处警民警说,随后他们对事发情况进行调查,通过监控视频,发现肇事司机逃逸了;随后,他们想方设法联系肇事逃逸者,但始终联系不上。

交警赶到现场,通过副驾驶室乘员联系,在事发附近找到肇事者吴某。“吴某称当时担心被打,所以暂时躲避,避免冲突受伤,但他没走远。”处警交警说,当晚将肇事者吴某控制。

县交警大队事故中队长方金意介绍,事发当晚接到报警,在晓南线梅溪镇红庙村地段发生两车相撞,有多人受伤。晓墅中队值班民警立即赶赴现场,抢救伤员,勘查现场。当晚,县交警大队成立专案组,对相关人员调查取证。

当天上午10点40分左右,肇事逃逸者吴某迫于压力投案自首,交警立即对其进行吹气式酒精检测,结果为38.1mg/100ml,涉嫌酒后驾驶机动车。

附近很多村民反映说,近年来,马良线这段路已发生多起道路交通伤亡事故,希望有关乡镇、部门想想办法降低交通事故率。

据初步调查,肇事车辆驾驶人何某自称是专职司机,事发时正快速超车,与对向车道的车辆迎面相撞,车上乘员赵某、王某、廉某可作证。笔录上其他人均称当时是何某开车,案件似乎已经真相大白。

过了这么长时间还能测出酒精含量,事发前吴某到底喝了多少酒呢?经调查,事发前两小时,吴某和朋友在某KTV喝了三瓶啤酒,接着又到某烧烤店喝了两瓶啤酒和三两杨梅烧酒。酒后,他驾驶租来的车辆准备将朋友送到大康路一家酒店,结果因为开得太快开过了头,他没有绕道行驶,而是直接倒车,发生事故后,他很害怕,因为自己喝了很多酒,而且他还未取得驾驶证,看到两人受伤,他让朋友留在事故现场处理,自个儿逃跑了。

据交警大队相关负责人分析,纵观最近三年的案列,这段路之所以交通事故发生率较高,主要有三大因素,首先,交通事故主要发生在夜间,驾驶员视线受到影响,这是客观因素,但驾驶员途经该路口没有减速慢行是一个重要因素,十次交通事故九次快;其次,行人横穿马路时,没有注意来往的车辆,部分人总以为车会避让,但是车辆有时途经路口,受对面来车灯光影响,无法看清行人,或者中间绿化物过高时也会影响司机视线,还有司机酒驾、刹车失灵、打电话、操作失误等情况下,司机想避让行人都避不了;第三,机动车与非机动车混行、交通设施和灯光使用等不够完善也是重要因素。

然而,侦查民警发现,肇事车后视镜不翼而飞,现场也没有找到,且有被拆除的痕迹。民警怀疑该后视镜具有行车记录仪功能,事故可能有隐情。

目前,吴某因无证、酒后驾驶机动车肇事并致两人受伤、肇事逃逸等多项违法行为被行政拘留,案件在进一步处理当中。

交警表示,该路段车流量越来越大,希望大家能从自身角度加以反省,遵守道路交通法律法规开车,当地村民要主动避让来往车辆,老年人、残疾人、小孩由成年人陪同过马路。同时,有关部门应进一步完善道路交通设施,更好地服务出行者。

民警赶到医院发现,何某仅头部受伤,而自称坐在副驾驶位的赵某则大腿骨折、第六根肋骨骨折、右胸壁挫裂伤。从两者的受伤情况来看,赵某的伤情更符合车辆发生碰撞后人体与驾驶位上的方向盘等物体接触所致。

同时,调看天子湖镇某农庄的监控发现,当时进入驾驶室的人是赵某,副驾驶位是王某,何某与廉某进入后排座位。此外,警方从车内提取的血样进行DNA检验和比对,证实驾驶位坐的是赵某。

很快,相关人员血液酒精检测报告也出来了,赵某的血液酒精浓度为168mg/100ml,而何某无酒精成份。显然,赵某和其他人员串通好,让何某给自己顶包。且赵某和其他人是上下级关系。

“当时我们很明确告知何某,事故造成人员伤亡,后果很严重,何某得知死人的消息,顿时惊呆了。”方金意说,何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且交警已掌握充分的证据,遂承认自己说了谎。

随后,赵某对自己酒后驾车肇事后叫他人冒名顶替的事实供认不讳。

赵某交代,事发当晚,他和下属在天子湖某农庄吃饭,期间喝了1两多的白酒。吃好饭后,他自己进入驾驶室,让专职司机何某坐后面。至事发路段刚好是下坡弯道,前方有辆车,于是他驶向对面车道加速超车,当时车速“有100码左右”,不料与对面弯道过来的一辆轿车迎面相撞。

由于自己受伤,且对面车辆也有人严重受伤,他又喝了酒,还是单位的负责人,担心影响不好,所以才叫专职司机何某顶包。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